光碟重製罪的違憲爭議(五):特定事項的特別刑罰應符合比例原則

前文討論了著作權法中的公益性著作權法與憲法規範、用刑事制裁手段要保護的著作權法益光碟重製罪的惡性問題。本文是此系列文章最後一篇,如果著作權法保留刑事責任合憲,那麼光碟重製罪是否符合憲法(尤其是比例原則)?

Continue reading “光碟重製罪的違憲爭議(五):特定事項的特別刑罰應符合比例原則”

光碟重製罪的違憲爭議(四):以光碟為重製載體的惡性比較重大?

前文討論了著作權法中的公益性著作權法與憲法規範及用刑事制裁手段要保護的著作權法益為何。本文接著討論本件釋憲案的核心問題:著作權法第91條第3項(含同條第2項)及同法第100條但書之規定的立法目的?

Continue reading “光碟重製罪的違憲爭議(四):以光碟為重製載體的惡性比較重大?”

光碟重製罪的違憲爭議(一):著作權法的公益性

智慧財產法院因審理101年度刑智上訴字第88號違反著作權法刑事案件,對於應適用之著作權法第91條第3項(含同條第2項)及同法第100條但書之規定,確信牴觸憲法第7、8、23條等規定,於2013 年8 月8日向司法院大法官聲請釋憲,此釋憲案一直到2017年11月初才被列入司法院大法官待審案件,智慧財產法院合議庭於2018年4月11日公布本件釋憲聲請書及補充釋憲理由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從未對著作權法條文做過合憲或違憲的解釋,較諸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不吝常對著作權法相關爭議做出判決,衷心期待本件釋憲案能獲大法官會議慧眼青睞。筆者敬佩釋憲聲請書所述理由,謹就釋憲理由中若干議題略做補充。

Continue reading “光碟重製罪的違憲爭議(一):著作權法的公益性”

[判決筆記]古籍句讀的著作權爭議

一般來說,古籍如果沒有標點符號,今人難以理解,則今人對古籍加以句讀出版,是否受著作權保護,就是一個問題。章忠信教授早已說明:「將沒有標點符號的古文,重新加上標點符號,能不能產生新的衍生著作,無法一概而論,要視該古文的重新句讀是否有新的呈現,還是僅是依一般公認的方式呈現。」

2018/5/31大陸最高人民法院做出(2016)最高法民再175號判決,就今人對古籍句讀是否受著作權保護,提出了幾個參考標準。

Continue reading “[判決筆記]古籍句讀的著作權爭議”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