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寫作的一點想法

論文寫作的一點想法
吳尚昆
(這篇內容是多年來受鄭中人教授啟發的一些心得,昨晚與同門師兄弟姊妹分享)

寫作目標
理解更多的事情,而不只是散布更多的資訊。
表達自己對問題的理解程度,而不只是表達問題的困難度。
實質內涵必須依靠形式技巧呈現。
學習、回顧、創新、溝通。
報告的策劃
一、界定問題範圍
二、限定問題的範圍
三、時間進度
四、查閱資料
五、擬定參考書目
六、筆記
七、擬定大綱
八、撰寫初稿
界定問題與限定問題範圍
明確說明研究或探索範圍
從小處著眼,評估時間與能力
不是僅將重要資料省略,或只提出一部份論證,而是將探索範圍縮小。
關於時間進度
確定並限定問題範圍,查閱並收集資料__60%
初稿__20%
修改、註釋、參考文獻、撰寫定稿、校對__20%
素材的整理
第一階段:過濾與選取
依書本的種類與主題做分類
用最簡短的句子描述整本書在談些什麼
依照順序,列出全書重要部份,並列出綱要
找出作者在問的問題或作者想要解決的問題

第二階段:理解與詮釋
詮釋作者使用的關鍵字,與作者達成共識
從最重要的句子中找出作者的重要主旨
找出作者了論述,重新架構這些論述的前因後果
確定作者已解決及未解決的問題

第三階段:思考與評論
以溝通知識的態度評論
在讀懂前暫勿輕易評論
評論前能先說出個人觀點不同之處
評論觀點的特別標準
證明作者的知識不足
證明作者的知識錯誤
證明作者的論述不合邏輯
證明作者的分析及理由不完整
關於擬定工作參考書目
必列項目:
作者姓名
書刊或文章名稱
版權頁
建議增列:
圖書館編目
藏書處
書刊內容摘記
論文結構問題
循序漸進的思考 vs.以論文主題為中心點的思考(線性思考vs.環狀思考)
輕重胖瘦的問題
整齊美觀的問題
章節描述與觀點立場的問題

掌握思維模式
問題-理由-結論(急功近利)

問題-思考角度-理由辨證-結論-再思考
突出問題意識
研究主題
學術上或實務上有何研究意義?
就自己已知,問題如何解決?
如何處理問題排序?
這些問題的其他表達形式?
可否增加問題?
摘要與關鍵詞
完整論文必備格式
摘要應明確介紹論文完整思路與主要論述
注意關鍵詞的運用及解釋

注釋
註明出處
逐字引用
大意引用
與所述內容相關但與主題稍偏離的解釋
相同或相反意見的引用
格式相同一致

尤其…,請參見…
例如… ,請參見…
關於與此相似(相反)意見的詳細討論,請參見…
關於…的討論,請參見…

檢查與檢討
掌握大局
結構分析
細分層次、段落與結論
文字用語、標點符號、法令更新
最初與最後
修改、修改、再修改

結語
成大事者請仍須注意小節。
彈性與適應
專注與專注之外
相信自己

幫王建民加油的態度

王建民在美國職棒表現優異,國人與有榮焉,每逢王建民出賽,媒體關注的焦點大多在於是否能拿下勝投,如果洋基隊打擊不振或出現失誤,「害」王建民沒法拿下勝投,大家就幹聲連連,好像這項運動、這場比賽是屬於王建民一個人的,只要王建民表現好就行了。
球類運動,尤其是棒球運動,很少有只重視個人成績的,請去問問各大球星,有誰敢公開說自己的成績重於球隊成績,也請台灣媒體有空問問王建民,他比較在乎自己能否拿下勝投還是球隊打入季後賽?還是王建民比較重視自己是「台灣之光」?

抵押權設定契約中「概括擔保範圍」約款的爭議

抵押權設定契約中「概括擔保範圍」約款的爭議
(本文載於2006/3/26經濟日報)

銀行貸款實務常見一種爭議:借款人提供不動產作為抵押品向銀行借款,但當借款人清償該筆借款時,銀行仍不願塗銷該抵押權,理由是該借款人對銀行尚有其他債務未予清償(主要係擔任他人之保證人,因而對該同一銀行發生保證債務),且通常借款人與銀行間的貸款契約中訂有「擔保物提供人所提供之本抵押物之擔保範圍,包括債務人對抵押權人現在及將來所負之借款、票據、保證、損害賠償暨其他一切債務…」的約定。
對於一般借款人的認知,既然提供該抵押品所借貸款項已清償,銀行即應將抵押權塗銷,更無再以該抵押品作為他人借款之擔保;但就銀行經營而言,借款人既然對銀行仍有保證債務存在,則對保全銀行債權獲清償的目的,與借款人簽訂「擔保物提供人所提供之本抵押物之擔保範圍,包括債務人對抵押權人現在及將來所負之借款、票據、保證、損害賠償暨其他一切債務…」約款,顯然對銀行較為有利。
對於上開約款,首先可考量定型化契約的問題。銀行在與客戶簽訂抵押借款契約時,多以制式定型化契約處理,如果該定型化契約條款並未提供與客戶閱覽,或未以粗黑字體標示,使客戶得以注意,甚至該約定書上並無債務人或義務人簽名用印,參酌消費者保護法第14條「定型化契約條款未經記載於定型化契約中而依正常情形顯非消費者所得預見者,該條款不構成契約之內容。」之規定,及消費者保護法施行細則第12條「定型化契約條款因字體、印刷或其他情事,致難以注意其存在或辨識者,該條款不構成契約之內容。但消費者得主張該條款仍構成契約之內容。」,消費者可主張上開約款不構成契約的一部。
又,最高限額抵押權制度在我國司法實務之形成,主要在於融資之便利性考量,即減少交易成本,使借貸雙方不需因經常性融資產生過多手續費用,其本意並非使抵押權之擔保範圍無限度擴張,就此而言,上開「擔保物提供人所提供之本抵押物之擔保範圍,包括債務人對抵押權人現在及將來所負之借款、票據、保證、損害賠償暨其他一切債務…」約定,顯屬抽象而不確定,對於抵押人已屬不利,參酌行政院公平交易委員會91年11月6日發布之公壹字第0910010855號令,關於金融業者抵押權擔保條款,行政院公平交易委員會要求金融機構,就有關最高限額抵押權其擔保債權範圍之保證部分,「宜由金融業者授信人員向抵押人詳為解說,且以紅色或大型粗黑字體 (或線條) 印載,以喚起抵押人之注意,俾便其與金融業者商議是否將本部分納入擔保範圍之內。」。如果金融業者未為本項資訊揭露,且足以影響交易秩序者,將有違反公平交易法第二十四條規定之虞。總之,定型契約條款中對於最高限額抵押權其擔保債權範圍如未公開揭露資訊,使消費者得以自由決定,或過於抽象不確定,即非最高限額抵押權制度所設計保護目的,有可能被認定為影響交易秩序之違法行為,消費者有可能得依民法第72條之規定,主張首揭約款有背於公序良俗而應認無效。
另外再就定型化契約條款效力問題而言,消費者保護法第11條及第12 條規定,企業經營者在定型化契約中所用之條款,應本平等互惠之原則。定型化契約條款如有疑義時,應為有利於消費者之解釋。且按定型化契約中之條款違反誠信原則,對消費者顯失公平者,無效。定型化契約中之條款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推定其顯失公平:一 違反平等互惠原則者。二 條款與其所排除不予適用之任意規定之立法意旨顯相矛盾者。三 契約之主要權利或義務,因受條款之限制,致契約之目的難以達成者。我國司法實務以往不乏對消費者不利之認定,即法院常認為上開「擔保物提供人所提供之本抵押物之擔保範圍,包括債務人對抵押權人現在及將來所負之借款、票據、保證、損害賠償暨其他一切債務…」約定均為有效,不過近來消費者權益受重視,司法實務上亦有所變化,認為最高限額抵押權所擔保之債權本具有其不特定性,而因最高限額抵押權於設定時通常並無債權發生,故設定抵押權後,是否會發生擔保之債權及發生債權之額度為何,對於抵押人在訂立抵押權設定契約時亦具有某種程度之不可預測性,是當事人約定最高限額抵押權擔保之範圍是否可認為違反誠實信用方法而可認為無效,應從該債務之發生是否純係偶發性之債務而使抵押人或債務人負擔無法預測之危險而判斷。換言之,如果銀行在設定抵押時,將所有無法預測的偶發性債務均列入擔保範圍,而使抵押人或債務人負擔無法預測且不能控制之危險,有可能被認為對消費者權益極為不利,得參酌消費者保護法施行細則第14條第2、4款之規定(消費者應負擔非其所能控制之危險、其他顯有不利於消費者之情形),以該定型化契約條款屬違反平等互惠原則為理由,依消費者保護法第11、12條之規定認定該條款無效,不過類此爭議仍有待透過法院就個案做出實際判決,逐漸釐清。

通緝犯、無名屍與律師

通緝犯、無名屍與律師

近來各界為律師高考題目律師性格云云討論了很多,大抵一般意見對律師沒啥好感,對律師性格更是只見貶損,將律師性格與國家領導連結更沒聽到幾句好話。考試院長出來講了很多話,最近連「律師性格不等於阿扁性格或民進黨性格」的話都說出來了。

律師在台灣的社會地位如何,各方自有評價,曾與律師打過交道的人,一定更是冷暖點滴在心頭,還有很多人被律師及被自稱是律師的人所騙。找到一個爛律師,不好好處理案件,很倒楣;把案子交給自稱律師的人,情況可能更慘。法務部為了怕民眾被不是律師卻自稱是律師的人騙了,特別在網站上提醒要注意律師是否有法務部頒發的律師證書,還提供識別方式: 1.律師證書上均書寫律師本人之姓名、出生年月日及身分證字號。2.律師證書字號上均冠有頒發證書之年度,且現行證書號碼只有四碼─例如:九十年台檢證字第0000號。3.本部所發證書均蓋有本部關防大印且貼有律師本人照片(照片上均有加蓋鋼印)。

更貼心的是,法務部還在網站上特別提供律師查詢系統,讓民眾可以輸入律師的姓名或身分證號碼或律師證書號碼,查出該律師的基本資料,如果查無該人,表示沒這位「冒牌律師」。我們可以進入法務部網站,點選為民服務就會進入http://www.moj.gov.tw/chinese/service_sys.aspx,就會看到相關業務查詢列表,法務部很細心的提供了三項查詢服務,在網頁上依序為:1、通緝犯資料庫;2、無名屍查詢;3、律師查詢系統。

知道囉,我國司法行政的最高機關──法務部,可是將通緝犯、無名屍與律師並列哩!

以證明標章提升消基會的正面功能

以證明標章提升消基會的正面功能

作者:鄭中人、吳尚昆

日前某報社論以「大家一起來保護消基會吧」為題,呼籲社會大眾給予消基會更多持續的支持。消基會對國內消費者保護的貢獻是有目共睹的,更是令人尊敬的,但每當消基會出來開記者會公布各種產品狀況時,黑心廠商心驚膽跳,固不待言,但正派經營廠商卻也常受媒體對負面訊息的大幅報導波及,必須不斷的聲明、澄清,即使一般民眾也陷入焦慮狀況,因為我們看到了消基會成功的打擊了黑心產品,但卻也讓民眾煩惱到底有什麼產品或服務是可以令人安心使用的?

消基會不願為特定廠商的特定產品或服務背書,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消費者對於消基會以揭弊方式所提出的資訊是否能轉化為安心購買的判斷資訊,顯然並不是那麼的直接而有效。其實消基會除了揭發黑心弊端外,還有其它方式能正面的提供消費資訊,維護消費者權益。筆者建議消基會不妨思考以商標法上的證明標章制度正面而積極的為消費者權益把關,也就是以證明標章建立一種確保品質的機制,使一般廠商得遵循標準作業流程,更能提供消費者正確的消費資訊。

我國商標法第72條「凡以標章證明他人商品或服務之特性、品質、精密度、產地或其他事項,欲專用其標章者,應申請註冊為證明標章。證明標章之申請人,以具有證明他人商品或服務能力之法人、團體或政府機關為限。前項申請人係從事於欲證明之商品或服務之業務者,不得申請註冊。」;第73條「證明標章之使用,指證明標章權人為證明他人商品或服務之特性、品質、精密度、產地或其他事項之意思,同意其於商品或服務之相關物品或文書上,標示該證明標章者。」。析言之,證明標章之功能與用途,在於證明他人商品或服務之特性、品質、精密度、產地或其他事項,例如電器產品的UL,我國的正字標章等;而證明標章的申請人必須限於有能力證明他人商品或服務之法人、團體或政府機關,但如果是從事於欲證明之商品或服務之業務者則不得申請證明標章,以免球員兼裁判。取得證明標章後從事認證業務,其證明標章所有權人如使用於自行生產之商品,構成不當使用,依專利法第79條第2項第1款,智慧財產局得依職權或依任何人申請廢止之。

證明標章旨在證明某一來源的商品具有特定的特性、品質、精密度、產地或其他事項,所以證明標章所有人必須訂定使用規範,凡經證明標章所有人或其授權之實驗室檢驗查證具備使用規範所載的條件,可授權廠商使用於符合該條件的商品或服務。就消基會長年以來由大量專家志工對各項產品或服務查證所建立的專業能力及實驗設備而言,應有足夠能力證明一般商品或服務之特性、品質、精密度、產地等事項,如思考建立上開證明標章制度,對消費者而言,消基會證明標章顯然是值得信任的,如果消基會能建立公平且正確的標章使用規範,並提供客觀、進步的檢驗環境,使廠商遵循一定的標準作業流程,鼓勵廠商提升並維持其產品或服務的品質,則消基會的功能就不僅限於揭發弊端,而更能正面而積極的維護消費者權益。

或許有人會擔心消基會使用證明標章後,有不肖廠商藉機作為不當廣告利用,將有損消基會公正形象。其實商標法已對此有所防範,不須多慮,即依商標法第79條的規定,如標章權人或其被授權使用人:以證明標章將證明標章作為商標使用,或標示於證明標章權人之商品或服務之相關物品或文書上或違反標章使用規範,則屬標章的不當使用,如致生損害於他人或公眾者,智慧財產局得依任何人之申請或依職權廢止其註冊。此外,依法理凡經證明標章所有人或其授權之實驗室檢驗查證具備使用規範所載的條件,皆應授權其使用於符合該條件的商品或服務,證明標章權所有人不得拒絕授權,以避標章權所有人與特定廠商勾結從事不公平競爭,標章權所有人如有違反,其證明標章應被廢止。而且,消基會如果建立了證明標章制度,可透過定期檢驗查核制度,如發現被授權廠商有不符其商品或服務之特性、品質、精密度、產地等事項,消基會亦可終止授權,並將相關訊息主動發布,確保消費者權益。

日前媒體報載,國內一向自詡為消費者守護神的消基會面臨近年來最嚴重的財務危機,由於消基會為維持公正、客觀立場,不可能接受特定企業捐助或政府資助,僅靠一般小額捐款及消費者報導雜誌訂閱收入支應財務需求,使得消基會長期以來一直是入不敷出,但如果消基會能建立證明標章機制,適度收取授權費用,對開拓財源也會有不小助益。消費者關心的其實不單是一個團體的存廢,而是消費者權益保護機制是否能有效發揮功效,我們期待消基會的功能除了持續對政府、廠商監督外,更應從以打游擊戰方式的揭弊弊端更為提升,而商標法中證明標章制度,對正面積極的維護消費者權益應是可行,且應是利大於弊。

報復與寬恕

昨天228紀念日,看書,有一句大意是:要捨棄仇恨報復,真心去寬容理解,才能真正的活出人的價值…。
對這一句話感觸深,倒不只是與228有關,因為我沒實際感受到傷痛,沒有立場叫人家寬恕向前看,不過看到新聞上有些家屬呈現出各種寬容、憤怒、憂傷、甚或恐懼情緒,真的蠻令人動容的。當然,無聊政客的演出,就算了…
很令人奇怪的是,每當有人顯現出仇日情緒時,在228表現要真相、真情、賠償的人,好像喊和平、寬容、向前看的聲音就特別大…
法律上的紛爭有許多都是情緒,很多當事人口中的公平正義,不過就是報復的化身,說真的,受害人會選擇用法律途徑討公道,其實是很不得已、很無奈的,他們只能祈求法律能給個公道。不過,我常給的建議是,請盡快從傷痛中回復,把生活正軌找回來,這是最有意義的,也是最應優先做的事情,法律給的公道,有時跟我們所想的,可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