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記錢穆先生1952年在台受傷事

余英時先生在回憶1950-1952年間在香港新亞學院求學階段,蒙錢穆先生親炙,奠下學術路向,但當時令余先生失望的是,院長錢穆先生竟然不能出席主持1952/7/12余先生的畢業典禮,因為1952年4月錢穆先生在臺北演講,屋頂塌落,頭部重傷,住院療養未能返港。(見<余英時回憶錄>第105-106頁;<猶記風吹水上鱗—錢穆與現中國學術>第8頁)

余先生對這件禮堂倒塌的敘述較為簡略,筆者謹對錢先生中年遇此意外為資料查補。

錢穆先生為新亞書院的奔波

1949年國民黨失去政權,張其勻等人計畫開辦亞洲文商學院,推錢穆先生為院長,隨後因原創辦人均離港,錢先生聘唐君毅、張丕介共同維持,於1950年3月改組並易名為新亞書院。學院創辦初始經費拮据,錢穆先生常往來港、臺之間,籌募經費。

1950年冬,錢穆第一次來台,除了安排公開演講外,也會見總統蔣介石,請求資助,嗣蔣總統允諾由總統府 辦公費項下每月撥款港幣3000元支持新亞書院辦學。(這項贊助至1954年新亞書院獲美國雅禮協會撥款資助後停止。)

依照余先生回憶,錢穆先生於1951年冬再度來台,實際上錢穆先生是在1952年1月來台,本來計畫當年5月返港,不料卻在4月的一場演講會上出事了。

1952年4月16日,錢穆先生應「聯合國中國同志會」的邀請,演講「唐宋時代文化」。「聯合國中國同志會」是由當時的國策顧問,也是國民黨大老朱家樺在大陸成立,1950年6月剛在台恢復運作。當天到場聽眾四百多人,且名人不少,錢先生於4:45許演講完舉,聽眾自由發問,並由錢先生解答,至5:35竟發生屋頂塌落事件。

何處的屋頂塌落?

依照「錢穆故居」網頁所整理大事記,演講當天是借用「淡江文理學院」新落成之驚聲堂,網路上也有記載地點是「淡江大學」(見龔鵬程<紀念錢穆>),這些記載都不太對。淡江文理學院是在1958年獲准升格,換句話說,1952年時,並沒有淡江文理學院,遑論淡江大學(1980才升格)。

1950年張鳴(驚聲)與其岳父居正擬在台辦學,當時國府甫遷台,但憑著居正黨國大老的關係,仍順利成立淡江英語專科學校,即一般稱之為「淡江英專」,居正擔任首任董事長,張鳴擔任首任校長。張鳴擔任校長不久即於1951年1月29日因病逝世。

今日淡江大學校史記載「1950年,張鳴(驚聲)、張建邦父子創辦淡江英語專科學校…」云云,並不確實,事實上,淡江英專成立時,張建邦才21歲。居正是淡江英專的創辦人及第一任董事長,張鳴過世後,接任校長的是居正次子居浩然先生。但今日淡江大學校史幾乎已看不到居家父子身影。

再說回1952年,依照聯合報報導,當時淡江英專城區部在臺北市博愛路一號,為紀念前校長張鳴,曾募款三十二萬七千九百元,並成立驚聲紀念堂修建委員會,招標建築驚聲堂一座,以垂紀念。這一大禮堂,室內長度有約有27米,寬有14米,高度有6米以上,由福興營造廠以十九萬八千一百七十元工料價款得標興建,於1951年11月12日動工興建,計畫於1952年1月完工,但因有部份工程未完工,遲未驗收。

當時檢警調查,本次屋頂塌落的原因是這樣的:
該大禮堂由長城建築師李寶鐸設計圖樣後,繼由福興營造廠經理黃水龍得標興建,於1951年年底,該堂一部份落成經監工程天中發見講台上面斜壁營造廠商未按建築師設計圖樣建造,當報告建築師李寶鐸察看,李亦以式樣不佳通知黃水龍修改,命全部拆除,另行按圖重做或就做錯之直形板條上部加釘小木筋及新板條,再行抹灰,以符原圖,詎黃水龍等竟拖延不修,一直至1952年2月中旬工程行將停頓時始胡亂將原做灰皮之上,命工人任意加厚灰泥不顧建築成規及不注意下塌危險,做成隆起式板敷衍塞責。 而程天中、李寶鐸等僅著重外表美觀,不注意內部板條體隙之處是否能有足夠之附著力,以及灰泥厚度是否易於下墮,放任不加監督,而營造廠商監工李根德亦違背建築成規,坐視工人層層加厚灰泥,不加阻止,致成最厚之處達八公分半之多(普通應厚一公分)終致於1952年4月16日下午5時20分,聯合國同志會聘請錢穆教授假該堂演講時,轟然一聲,該斜壁灰泥全部塌落,致聽講人立委柴春霖被砸傷致死,錢穆及田培林兩教授被壓重傷。

除了主人朱家樺外,當時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所長董作賓等人也都受了輕傷,最嚴重的是立委柴春霖身受重傷不治身亡。(當時柴的好友也是立委金紹賢則投書聯合報質疑柴春霖之死係因救護失當)

錢穆先生重傷

當時錢穆先生傷勢相常嚴重,據中心診所主治醫師鄭不非說:「錢穆於送入所後,隨予檢查受傷情形,發覺其頭蓋部挫裂,頭頂佈滿裂痕…錢穆於昨晚尚陷暈迷狀態中,迄未脫離險境。」

幸好錢先生經輸血四百CC後,已見好轉,於4月 17日下午已能食用麵條少許與其他營養食物。

錢穆先生在台休養至同年8月27日返港,依照中央社記者的說法「錢氏廿七日登機前告記者,他已完全康復,思考力毫未受影響。」

災厄後的喜事

錢穆先生在臺北中心診所住院治療一個多月,大概是在5月中出院,錢先生出院後至台中休養了近四個月,為何會到台中?應該是錢先生當時在談戀愛。

依照「錢穆故居」網頁所整理大事記:「(錢先生)事後赴台中養病四個月,期間任職台中師範學院圖書館的新亞學生胡美琦常來相陪,因而促成日後的婚姻。」

1954年,胡美琦飛到香港和錢穆相會。1956年1月30日,錢穆先生與胡美琦女士在香港九龍亞皆老街「更生俱樂部」舉行婚禮。同年8月20日錢穆偕夫人來台。這年錢先生61歲,胡女士27歲。

錢穆先生晚年的素書樓爭議

1967年,錢穆夫婦決定回台定居,以求終老,接著就是有名且爭議難解的素書樓事件了。1990年5月,已全盲且高齡96歲的錢穆先生遷出居住數十年的素書樓,三個多月後,1990年8月30日,錢穆逝世於杭州南路新寓所。

錢穆先生的故居素書樓。by聯合報 屠惠剛
錢穆與夫人胡美琦女士遷離素書樓前夕合影

有關「素書樓」爭議事件,討論甚多,筆者不多贅述。

素書樓自主人遷出後,本荒廢一時,嗣台北市政府對「素書樓」進行修繕,台北市政府文化局並於1991年12月31日將改名為「錢穆故居」之素書樓委託東吳大學經營。令筆者疑惑的是,在歷經九年後,台北市政府於2011年1月1日改委託台北市立大學(原台北市立教育大學)經營管理。

要知道,素書樓實位於東吳大學校區內,由東吳大學門口直走到底即可抵達,當然最佳最適合的管理單位就是東吳大學。據筆者考靠但未經證實消息來源,似乎是因為東吳大學承辦業務同仁在台北市政府更新委託標案送件時,漏蓋學校關防,以致自此痛失經營管理權。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