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廉頗論〉思考應變能力

最近看了一篇賀貽孫先生的〈廉頗論〉,裡面講到對於危機處理及災難應變,頗有啟發,我不是防疫專家,不敢妄言,但學學作文及做事。

史記故事:澠池之會

西元前279年秦昭襄王在接連大勝趙國後,為了集中力量攻打楚國,派人與趙惠文王議和停戰,並約在於西河外澠池會面。趙王與廉頗、藺相如商量,陷於兩難,去了怕被騙回不來,不去又顯得趙國軟弱。
最終君臣決定決定赴會,由藺相如率精兵五千相隨,派平原君趙勝率數萬趙軍在澠池附近駐守,國內則由廉頗看守。

廉頗送趙王至邊境,廉頗竟然向趙王訣別說:「王上此行,最多不過三十日便可歸國。如果三十日後仍不歸國,則請立太子為王,以斷絕秦國藉此要脅的希望。」,趙惠文王真大器,不怪廉頗觸霉頭,還真答應了。

趙王到達後,與秦王會議,秦王想佔趙王便宜,在藺相如的機智勇敢應對下,保持了趙王的尊嚴,平安回國。澠池之會後,趙王論功行賞,藺相如授為上卿,位在廉頗之上,廉頗不服氣,以致於有後來的負荊請罪的故事。

小時候老師講這故事,都說藺相如有度量,也說廉頗氣魄不簡單,古今中外有幾人能做到負荊請罪?但印象上或形象描繪上,廉頗好像是個性格直率的大老粗。後來的「廉頗老矣,尚能飯否?」,對他的形象好像也沒有什麼正面改變。

賀貽孫,〈廉頗論〉

明末清初的文學家賀貽孫先生有一篇〈廉頗論〉,則把焦點放在趙王前往與秦王相會前,廉頗在邊境向趙王的「訣別」上。

這邊文章一開頭就是名句:古之大臣,當強敵憑陵之際,蓋有必然之防焉,又有不必然之慮焉。有必然之防,故其備密,有不必然之慮,故其圖周。備密而圖周,然後猝然臨事而不驚,無故變生而不亂。

從趙國君臣的會前準備來說,無論是藺相如帶領精兵前往、平原君率軍駐守或廉頗在趙國守城,都是「必然之防」,防備著秦國的軍事威脅。秦國要硬打趙國也不是不行,但這時候秦國想打楚國,犯不著跟趙國耗。趙國對於此「必然之防」可說是準備周密。

但另外有個「不必然之慮」,就是一般臣子不敢明說的:萬一秦王把趙王抓起來當人質怎麼辦?這時候廉頗敢跟趙王「訣別」,讓趙王答應「三十日不還,請立太子為王,以絕秦望。」,廉頗這份見識與果敢,讓賀貽孫先生稱讚:「君子是以知廉頗非僅行伍中人也,殆有古大臣之風矣!

廉頗的高明,很快就可以看出來,澠池之會20年後,西元前299年秦昭襄王約楚懷王在武關會面。楚懷王不聽屈原等臣子勸告,堅持前往,結果被秦國扣留,秦昭襄王脅迫楚懷王割地,楚懷王不肯,被秦國扣留,老死秦國。賀貽孫先生就感慨當時楚臣中如果有能跟楚王訣別者,楚王必然不會自陷困境。後來南宋高宗屢被金人以徽、欽二帝要脅,也是沒記取前人教訓。

心得

我們讀賀先生的文章,不只可以把趙惠文王及楚懷王面對秦王的策略與結果做比較,更可讀出廉頗的高明被突顯出來了。

現代人講莫非定律:凡是可能出錯的事就一定會出錯。能把各種可能出錯的是情預先準備,當然需要很大的功夫,但勇於冒大不諱,不惜得罪上位者也盡其責任,更不簡單。

趙王在赴秦國之會前,趙國做足了準備,而且更重要的是,我趙國讓你秦國知道(這點很重要,這時候我要讓對手知道我不怕什麼),我不但在會議現場有精兵、場外有重兵,在國內有做好了太子立即即位的打算。秦國無論當場翻臉開戰或是俘虜趙王,可能都要付出極大代價,秦國當時最好的策略只剩下讓趙王回國,頂多口頭吃吃豆腐,這對比後來楚懷王的遭遇,極為明顯。

廉頗可能一直忍到趙王到邊境了才跟趙王「訣別」,就這一點來說,廉頗真是智勇雙全。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