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碟重製罪的違憲爭議(四):以光碟為重製載體的惡性比較重大?

前文討論了著作權法中的公益性著作權法與憲法規範及用刑事制裁手段要保護的著作權法益為何。本文接著討論本件釋憲案的核心問題:著作權法第91條第3項(含同條第2項)及同法第100條但書之規定的立法目的?

Continue reading “光碟重製罪的違憲爭議(四):以光碟為重製載體的惡性比較重大?”

關於戲謔仿作的理論補充

關於著作權法中討論戲謔仿作,多會引用美國聯邦最高法院1994年Campbell v. Acuff-Rose Music Inc.(114 S. Ct. 1164)案例,認為「戲謔仿作(Parody)」如果符合合理使用要件,不會因具營利目的而被認為侵害著作權。(章忠信教授早年即有文章介紹此判決)。

而關於商標的戲謔仿作,常見引用智慧財產法院103年度刑智上易字第63號判決意旨,認為必須同時衡量「避免混淆之公共利益」與「自由表達之公共利益」予以衡平。

這個難題通常要個案認定,不容易簡單的說戲謔略仿作是否合法或侵權,本文針對此議題做一些理論面的補充。

Continue reading “關於戲謔仿作的理論補充”

[判決筆記]受聘人享有著作財產權時,出資人得利用著作的範圍

著作權法第12條第3項規定,在出資聘請他人完成之著作,而由受聘人享有著作財產權時,出資人得利用該著作。最高法院對於「出資人得利用該著作之範圍」曾有「應依出資人出資或契約之目的定之」抽象的標準,最近有件智慧財產法院的判決,恰好可以用來說明這個抽象的標準。

Continue reading “[判決筆記]受聘人享有著作財產權時,出資人得利用著作的範圍”

電視節目冠名贊助的法律問題初探(更新)

在廣播電視法修正前,有好多年台灣電視節目的置入性行銷,法源是「電視節目贊助暫行規範」及「電視節目從事商業置入行銷暫行規範」,但這並非基於法律授權的法規命令,至多僅能被認為是主管機關在法律未修正前的解釋原則,並不符合實質法治國原理。2016年1月6日修法後(2015/12/18立法院三讀通過,2016/1/6總統公布),電視節目的置入性行銷有了正式法源依據。

Continue reading “電視節目冠名贊助的法律問題初探(更新)”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