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分類:

05.判決筆記及大法官解釋

[判決筆記]神奇的倫敦男孩

知名眼鏡公司在同一天分別以「BOY LONDON」及「Boy London」文字(僅大小寫不同),申請相同指定商品的商標,智慧局審查都予以核駁(使用地名為商標,使公眾誤認誤信其商標之性質、品質或產地之虞),訴願也都被駁回,但案子到了智慧財產法院,由不同的合議庭法官判斷,在一個月內,卻做出了完全不同見解的判決。

閱讀更多

[判決筆記]智財法院判決掃描2019/09第二週

本週最重要判決大概是賓士車廠訴臺灣汽車零件副廠專利侵權成立案,雙方各自提出重量級專家法律意見,法官寫了133頁的判決書。另外有星巴克的可食用吸管被訴侵權不成立、「循利寧」訴「攝利寧」商標侵權不成立、「草本風華」訴合作者商標侵權不成立、「旺旺」訴「食在旺」商標侵權不成立等案。

閱讀更多

[判決筆記]智財法院判決掃描2109/09第一週

因為8月底法院結案潮,本週判決較多。有多起以地名為商標的爭議,例如九州、London、輕井澤等,都不被允許。MONSTER ENERGY能量飲料有兩件近似商標申請案,一件准,一件不准。蘋果公司告了一件用橘子造型申請商標,法院認為構成近似。還有幾件著作權、專利訴訟,都與舉證責任有關。

閱讀更多

[判決筆記]智財法院判決掃描201908第三週

本週案件:專利進步性的判斷、劉家昌先生訴唱片公司侵權被駁回案、排除商標侵權不以被告故意過失為要件、外國名牌包公司在台訴訟應否就訴訟費用為擔保等。最有趣的是有人為了網路文章損害其名譽而提告(下載列印該文章當證物),竟被該文章作者控告侵害著作權。

閱讀更多

[判決筆記]智財法院判決掃描 201908第一週

本週有鼎泰豐公仔案、音樂家訴點將家伴唱機公司案、追劇APP侵權案、金融看盤專利舉發案、阿里山小麥酒商標廢止案、使用Youtobe影片作為專利舉發證據、大陸BIEKE361°商標遭搶註案、「BETTER THAN SEX」用於化妝品不具商標識別性。
另有件跟電子公文有關:申請專利修正案同一天上午十點收到專利核准電子公文,同日下午七點提出申請修正,被認為審查程序已終結,不得再申請。

閱讀更多

[判決筆記]智財法院判決掃描 201907第四週

本週有意思的判決:阿邦師出書教人鑑別LV真假反被訴侵害著作權、知名證券公司商標三年未使用被廢止、智財刑事案件法官先前承審相關民事案件是否需迴避、學名藥的藥盒包裝色塊排列近似於原廠藥的爭議、專利權屬地主義、專利訴訟的證據認定等。

另智財法院再提出一件關於光碟重製罪的釋憲聲請,連同這一件,承辦法官已經提出五件併案聲請釋憲,而本件釋憲聲請從102年8月8日提出,到現在快滿6年了,大法官會議仍未做出解釋。

閱讀更多

[判決筆記]智財法院判決掃描 201907第三週

本週有法拉利商標、SOGO商標、美國名牌女鞋商標案,另有網路部落客提供不實的轉址服務案及著作權的舉證及賠償計算。
個人心得:
1.如果智財法院真的認為每張照片侵權賠償3千元是一般行情,恐怕不是好事。
2.網紅還蠻容易觸法的?
3.法拉利車隊已經超過十年沒拿總冠軍了,想念Michael Schumacher。

閱讀更多

[判決筆記]藝術家被騙?疏忽?毀諾?

喧騰一時的全球藝術網舉辦百大藝術家活動時與藝術家簽署授權同意書事件,其中最知名的劉國松先生提起了民事訴訟。智慧財產法院一二審判決金額相差10倍,判決理由對於授權契約是否成立生效的認定也不同;另有衍生案件,智財法院一二審也做出不利於全球藝術網的認定。

略做筆記圖備忘。

閱讀更多

[判決筆記]經銷契約終止後的競業禁止約定

勞動關係中常見的競業禁止條款爭議,在勞動基準法修法增訂第9條之1後,有了比較明確的合法性審查標準;近來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上字第810號民事判決認為,在經銷合約終止後之競業禁止約定,基於相同的法理,應依照勞僱關係中競業禁止約款審查標準來審酌其效力。

閱讀更多

[判決筆記]古籍句讀的著作權爭議

一般來說,古籍如果沒有標點符號,今人難以理解,則今人對古籍加以句讀出版,是否受著作權保護,就是一個問題。章忠信教授早已說明:「將沒有標點符號的古文,重新加上標點符號,能不能產生新的衍生著作,無法一概而論,要視該古文的重新句讀是否有新的呈現,還是僅是依一般公認的方式呈現。」

2018/5/31大陸最高人民法院做出(2016)最高法民再175號判決,就今人對古籍句讀是否受著作權保護,提出了幾個參考標準。

閱讀更多

[判決筆記]體育賽事節目的定性

一般來說,體育賽事本身不屬於著作權保護的著作(作品),但對於直播或轉播的影像是否受著作權保護,則應視其內容是否符合著作權法保護要件判斷,通常是判斷有無創作性。

2018/3/20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做出(2015)京知民終字第1055號判決,這件對於「體育賽事的直播是否受著作權法保護」的判決,認為要以創作性的高低(而非創作性的有無)來判斷作品的定性,應該是今年中國大陸知識產權實務最受熱烈討論案件之一了。

閱讀更多

[判決筆記]免費機上盒的著作權爭議

常見「裝一個盒子就可以免費看電視、電影」的產品宣傳,但「免費」幾乎很難避免著作權爭議,一般使用者純收看未下載或散布,或許不違法,但業者則不然,最近智慧財產法院107年度刑智上易字第7號刑事判決,對於利用科技手段幫助侵權者採取較嚴厲的立場,值得參考。

閱讀更多

[判決筆記]專利更正再抗辯的合法性

原告提起專利侵權民事訴訟,被告爭執專利有效性,原告再就其所主張專利向智財局申請更正部分申請範圍;在原告所提出之更正案,尚未經智產局審查核准前,法院審理對象要以原告起訴時所主張專利申請範圍為準?還是要以其所提出更正案為準? 最近智慧財產法院作成一民事判決,值得研究。

閱讀更多

[判決筆記]媒體報導三國志電玩商標案的疏誤

今日報載日商遊戲大廠光榮公司就「三國志」遊戲控告台廠,幾乎都說「日商主張擁《三國志》商標權被台灣法院推翻」、「三國志商標為史書名稱,不具識別性,並不具有註冊為商標之要件」。但本件判決實質上並未對「三國志」文字商標有效性爭執做出判斷,只有「不無可疑」。這或許是法官思維過程的一部份,但既然最終判斷結果與商標有效性無關,則又何必在判決神來一筆「不無可疑」?因而讓媒體用這個未經實質判斷的論述作為新聞標題,有些可惜了。

閱讀更多

[判決筆記]判決與裁定寫在一起?

107年08月16日智慧財產法院104年度民專上字第32號民事判決,外觀形式上是判決,判決主文第一及二項分別禁止閱卷及駁回文書提出命令之聲請,但判決理由又說是「本院依聲請或職權裁定」,則該判決主文第一及二項究竟是判決還是裁定?對之不服,要提出上訴還是抗告?
閱讀更多

[判決筆記]利用音樂著作錄製其他銷售用錄音著作的授權範圍

在音樂市場常見同一首音樂有不同的藝人或樂團詮釋,有時這跟著作權中的音樂著作強制授權制度有關。
強制授權要向智慧財產局申請,最近智慧財產法院有一件裁判,是申請人取得了智慧局的核可處分,但申請人對智慧局的說明理由有意見而提起訴訟。

閱讀更多

[判決筆記]受聘人享有著作財產權時,出資人得利用著作的範圍(2020/9更新)

(本文所涉法律見解,近來有最高法院判決意旨補充,爰更新之)

著作權法第12條第3項規定,在出資聘請他人完成之著作,而由受聘人享有著作財產權時,出資人得利用該著作。最高法院對於「出資人得利用該著作之範圍」曾有「應依出資人出資或契約之目的定之」抽象的標準,最近有件智慧財產法院的判決,恰好可以用來說明這個抽象的標準。

閱讀更多

[判決筆記 ]獨家授權不一定就是「專屬授權」

對於著作權的專屬授權後,著作財產權人還可否對於侵權提起訴訟,近來司法實務判決多持否定看法(很多學者另有反對意見),最近最高法院106年台上字第31號判決重申此見解。

在實務上常見的契約用語「獨家授權」應該如何認定,上開最高法院判决也有闡釋。做個圖整理一下:

%e8%91%97%e4%bd%9c%e6%ac%8a%e7%9a%84%e6%8e%88%e6%ac%8a

 

最高法院106年台上字第31號判決意旨:
按非專屬授權,著作財產權人就同一內容之著作財產權得授權多人,不受限制,並不禁止授權人本身或再授權第三人利用同一權利;專屬授權,則係獨佔之許諾,著作財產權人不得再就同一權利內容更授權第三人使用,甚至授權人自己亦不得使用該權利,被授權人依契約之約定,取得行使該著作財產權之獨占權利。是否專屬授權,依當事人之約定,其約定不明者,推定為未約定專屬授權。又獨家授權,並非專屬授權,僅係著作財產權人於授權他人後,同時負有不得再行授權第三人之義務,並未排除著作財產權人自行行使權利,核與專屬授權係指著作財產權人於授權範圍內不僅不得再行授權第三人,其亦不得自行行使權利有別。從而著作權財產公司與他公司間簽立之授權合約書,並無專屬授權之約定,僅約定著作財產權公司授權他公司重製、發行及出租後,同時負有不得再行授權第三人重製、發行及出租之義務,並未排除其行使著作財產權之權利或以自己名義行使訴訟上權利排除他人之侵害,則其就侵害其著作財產權之行為自仍有告訴權。


補充

專屬授權後,著作財產權人不能對於侵權提起訴訟的實務見解:
(智慧財產法院101刑智上訴67、101刑智上易87、102刑智上訴9、102刑智上訴3、102刑智上訴4、99刑智上訴22)
著作權法於90年11月12日增訂第37條第4項:「專屬授權之被授權人在被授權範圍內,得以著作財產權人之地位行使權利。著作財產權人在專屬授權範圍內,不得行使權利。」其修正理由第四項載明:「關於專屬授權之被授權人在法律上究取得何種地位,現行條文並未規定,則專屬授權後,著作財產權人可否再行使著作財產權,滋生疑義,爰增訂第四項,明定專屬授權之被授權人在被授權範圍內,得以著作財產權人之地位行使權利,而著作財產權人在該範圍內,不得行使權利,以資明確。又此所稱『行使權利』,係指著作財產權於私法上之行使,至於著作財產權被侵害時,被授權人得否提起刑事告訴,應視其是否為被害人而依刑事訴訟法規定定之。」復於92年7月9日修正:「專屬授權之被授權人在被授權範圍內,得以著作財產權人之地位行使權利,『並得以自己名義為訴訟上之行為』。著作財產權人在專屬授權範圍內,不得行使權利。」其修正理由第三項載明:「按依現行條文規定,專屬授權之被授權人在被授權範圍內,得以著作財產權人之地位行使權利,惟其得否以自己名義為訴訟上之行為,並不明確,滋生爭議,爰予修正明定。」綜觀第37條第4項之文義及修正沿革與理由,專屬授權之授權人不得行使之權利包含私法上之實體權利,及刑事告訴權等訴訟法上權利。

 

[判決筆記]掛名作者不用負責?

近幾年來,台灣多件因掛名作者的論文涉及抄襲或造假,引發爭議。不知哪來的「學術慣例」,胡亂掛名,歷經多位部長、教授下台及受非難,希望台灣能早日脫離這種掛名陋習。

儘管仍有許多爭議,法院的判決在某種程度,具有引導社會風氣的功用。最近看到一件判決,對於涉嫌抄襲的掛名作者(還是件政府出版品),要不要負擔侵權責任,嘆息之餘,聊做紀錄。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