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安娜女王法案中的權利期間

智慧財產法院最近公佈釋憲聲請書(著作法第91條第3項及第100條但書有違憲疑義),釋憲理由書從英國安娜女王法案的影響說起,筆者支持敬佩,也認為討論英國安娜女王法案,不只是回顧浪漫歷史而已,更能讓我們思考現代法制的方向。筆者前曾撰文說明此法案對現代著作權法制的影響(請參拙著:著作權法的起源),本文就此法案中的有趣小議題再做補充。

世上第一部關於著作權的成文法是英國安娜女王法案,法案中給予著作權的期間與傳統學徒制7年期間有關,而這7年可能與聖經中雅各與拉班的故事有關,不成熟的想法,還需要繼續研究。

Continue reading “英國安娜女王法案中的權利期間”

關於戲謔仿作的理論補充

關於著作權法中討論戲謔仿作,多會引用美國聯邦最高法院1994年Campbell v. Acuff-Rose Music Inc.(114 S. Ct. 1164)案例,認為「戲謔仿作(Parody)」如果符合合理使用要件,不會因具營利目的而被認為侵害著作權。(章忠信教授早年即有文章介紹此判決)。

而關於商標的戲謔仿作,常見引用智慧財產法院103年度刑智上易字第63號判決意旨,認為必須同時衡量「避免混淆之公共利益」與「自由表達之公共利益」予以衡平。

這個難題通常要個案認定,不容易簡單的說戲謔略仿作是否合法或侵權,本文針對此議題做一些理論面的補充。

Continue reading “關於戲謔仿作的理論補充”

[判決筆記]利用音樂著作錄製其他銷售用錄音著作的授權範圍

在音樂市場常見同一首音樂有不同的藝人或樂團詮釋,有時這跟著作權中的音樂著作強制授權制度有關。
強制授權要向智慧財產局申請,最近智慧財產法院有一件裁判,是申請人取得了智慧局的核可處分,但申請人對智慧局的說明理由有意見而提起訴訟。

Continue reading “[判決筆記]利用音樂著作錄製其他銷售用錄音著作的授權範圍”

[判決筆記]受聘人享有著作財產權時,出資人得利用著作的範圍

著作權法第12條第3項規定,在出資聘請他人完成之著作,而由受聘人享有著作財產權時,出資人得利用該著作。最高法院對於「出資人得利用該著作之範圍」曾有「應依出資人出資或契約之目的定之」抽象的標準,最近有件智慧財產法院的判決,恰好可以用來說明這個抽象的標準。

Continue reading “[判決筆記]受聘人享有著作財產權時,出資人得利用著作的範圍”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