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決筆記]藝術家被騙?疏忽?毀諾?

喧騰一時的全球藝術網舉辦百大藝術家活動時與藝術家簽署授權同意書事件,其中最知名的劉國松先生提起了民事訴訟。智慧財產法院一二審判決金額相差10倍,判決理由對於授權契約是否成立生效的認定也不同;另有衍生案件,智財法院一二審也做出不利於全球藝術網的認定。

略做筆記圖備忘。

Continue reading “[判決筆記]藝術家被騙?疏忽?毀諾?”

光碟重製罪的違憲爭議(五):特定事項的特別刑罰應符合比例原則

前文討論了著作權法中的公益性著作權法與憲法規範、用刑事制裁手段要保護的著作權法益光碟重製罪的惡性問題。本文是此系列文章最後一篇,如果著作權法保留刑事責任合憲,那麼光碟重製罪是否符合憲法(尤其是比例原則)?

Continue reading “光碟重製罪的違憲爭議(五):特定事項的特別刑罰應符合比例原則”

光碟重製罪的違憲爭議(四):以光碟為重製載體的惡性比較重大?

前文討論了著作權法中的公益性著作權法與憲法規範及用刑事制裁手段要保護的著作權法益為何。本文接著討論本件釋憲案的核心問題:著作權法第91條第3項(含同條第2項)及同法第100條但書之規定的立法目的?

Continue reading “光碟重製罪的違憲爭議(四):以光碟為重製載體的惡性比較重大?”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