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彩虹的背影

今年是張愛玲百年誕辰,筆記一則她寫的彩虹,這是我看過寫彩虹最恐怖的畫面了。

〈留情〉是張愛玲在1944年的短篇小說,其中有句名言常被引用:「生在這世上,沒有一樣感情不是千瘡百孔的。

皇冠新版將這部短篇收在紅玫瑰與白玫瑰【張愛玲百歲誕辰紀念版】,也有電子書。

這篇小說的男女主角是淳于敦鳳和米堯晶,米先生59歲,敦鳳36歲,米先生的年紀和敦鳳的舅母一樣。兩人在一起,雙方有各自打算:米先生「預先打聽好、計劃好的,晚年可以享一點清福豔福,抵補以往的不順心。」;敦鳳則是「守了十多年的寡方才跟了米先生」「回到可靠的人的手中」,暗示著「我還不都是為了錢?我照應他,也是為我自己打算──反正我們大家心裏明白」。

這小說有不少的討論角度,有認為這只是「不留情的婚配交易」,也有認為這是「兩個算計高手過招」,還有認為「留住現在的幸福就是最好的選擇」。

除了時代背景、男女心態、社會現實或情愛迷惘,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小說末尾,眾人到陽台看雨後的彩虹,敦鳳看到的景象:

「敦鳳站在那里,呆住了。回眼看到陽台上,看到米先生的背影,半禿的后腦勺与胖大的頸項連成一片;隔著個米先生,淡藍的天上現出一段殘虹,短而直,紅,黃,紫,橙紅。太陽照著陽台;水泥欄杆上的日色,遲重的金色,又是一剎那,又是遲遲的。」

敦鳳看到的大概是這樣: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