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基本法制定後對著作權的思考

恩師鄭中人教授近來教誨筆者此議題,謹記錄心得為誌。

從文化權思考著作權的本質

從歷史的角度觀察,著作權制度的建立,並非單純從保護財産權出發,保護作者權的目的,在於鼓勵學習及防止書商壟斷。

關於著作權制度的建立,雖多從保護作者權益出發,宣揚重點是保護作者權可使文化資産豐富。如果僅以創作者努力付出的回饋作爲建立著作權制度的理由,即將著作權視爲「自然權利」,則著作權法所關心者,只是權利的範圍及對個人的影響;但若將著作權視爲國家政策的一環,則著作權法必須能促進智慧、有效率的著作,以增進社會的福利。

以娛樂產業大國的美國而言,在其憲法中對著作權法的立法政策有明確指示,即第1條第1項第8款:”The Congress shall have power …to Promote the Progress of Science and Useful Arts, by Securing for limited Times to Authors and Inventors the exclusive Right to their Writings and Discoveries.”,很明白的說明,立法是為了促進科學(science)與實用技藝(useful arts)的進步,也就是說制定著作權法必須是為了促進學習,至於保護作者只是手段而已。換言之,美國著作權法立法的基本精神,最主要的目的是造福公眾,保護著作人僅是次要目的。

而WTO的TRIPs雖開宗明義指出該協定是「與貿易有關」,目的在於减少國際貿易中的扭曲與障礙,但該協定仍然不致忽略智慧財產權中的公益性質,即在協定序言中一方面揭示「(會員)承認智慧財產權爲私權」,另一方面則緊接著明示「(會員)都認爲智慧財產權的國內制度中公共利益的保護,包括發展及技術目標,是一國的政策目標。」顯然希望會員能思考承認私權與公共利益保障的平衡。

目前世界各國的著作權法制都不會忽略公益原則在著作權法上的重要性,如:我國著作權法第一條即明白揭露:「為保障著作人著作權益,調和社會公共利益,促進國家文化發展,特制定本法。」

從市場眼光及促進學習觀察,著作權制度如同天平,在其二端是經濟效益與大衆接近使用,而經濟效益端有競爭與獨占的拉踞,大衆接近使用端有知識擴增與限制取得理念的爭執。現代著作權制度能否成功,也許在於是否能調和這些重要理念或爭執間的緊張關係。

文化基本法制定的啟示:落實著作權的「社會規劃理論」

立法院於2019/5/10三讀通過《文化基本法》,為我國文化施政訂定重要綱領。

文化基本法明定文化公民權之自由與平等原則,也明列國家應保障人民之文化近用權、語言權、智慧財產權、文化政策參與權等基本權利。為落實上述各項權利,本法同時課予中央及地方政府在12項文化基本施政方針的責任,包括文化保存、文化教育、博物館之發展、圖書館之發展、社區營造、文化空間、文化經濟、文化觀光、文化科技、文化交流、藝文工作者權利保障、訂定文化傳播政策。

除基本方針外,為落實文化治理,文化基本法也針對文化事務相對於政府行政體系及既有法規之特殊性,訂定特別規範,包含中央與地方協力組織、中介組織、人事、預算、採購制度、文化影響評估、權利救濟等,以確保文化優先性。《文化基本法》立法後,將與其他既有文化相關法規形成完整的法律體系,以具體落實文化治理。

文化基本法通過後,對於著作權法的解讀、適用、修訂,都應該有新的視角與觀點。

我們在討論智慧財產權理論時,除了效益理論、勞動理論及人格理論外,還有進來受重視的「社會規劃理論」,這個理論認為建立法制的目標在於,培育或實現一種社會嚮往的文化目標,這些目標包括:幸福的社會(鼓勵創作與鼓勵使用達到平衡)、訊息與思想豐富(人們得以實現自我)、豐富的藝術傳統(促進文化發展)、分配正義(公私益均衡)、參與民主(民眾對於資訊及知識的接近使用權)、尊重多元(化解歧視)。而文化基本法第6條「 (I)人民享受、參加與貢獻於文化生活及文化藝術活動之自由,應予以保障。(II) 國家應致力於文化保存、保護與促進文化多元性,尊重各族群的主體性與文化表現形式、鼓勵不同文化間的對話與交流,並制定多元文化政策,以強化地方、中央與國際社會間對文化表現形式多樣性的協力保障與相互合作,確保所有人民與族群在文化多元性的環境中共同參與而能共生、共榮。」即可印證上開「社會規劃理論」。

另外,爾後在討論著作權保護的對象、範圍及限制時,亦不能忽略文化基本法
第7條「(I) 人民創作活動成果所獲得精神與財產上之權利與利益,應予以保障。 (II)國家應獎助創作活動、保護創作者關於創作成果精神及財產上之權益、促進文化創意產業之發展,調和創作人權益、產業發展與社會公共利益,以促進國家文化發展。(III)國家應參酌國際動向、科技進步及社會發展,制定、研修相關法律,隨時對相關產業人員普及宣導。」的規定。

建議研擬由文化部主管著作權事務

現行著作權法中,著作權主管機關之職責略為:第65條就著作權人團體與利用人團體就著作之合理使用範圍協議過程中,提供諮詢意見。第69條辦理錄音音樂著作強制授權許可、使用報酬等。第82條設置著作權審議及調解委員會,辦理各種使用報酬得審議及權利爭議調解等事項。

在文化基本法施行後,考量著作權為文化權的一環,且為完整文化政策,上開事項宜由文化部統合辦理。(參考文化基本法第7條第2項「國家應獎助創作活動、保護創作者關於創作成果精神及財產上之權益、促進文化創意產業之發展,調和創作人權益、產業發展與社會公共利益,以促進國家文化發展。」)

尤其是,文化基本法第13條第2項規定「中央政府應統籌協調各部會執行文化產業發展政策。」;第20條第1項規定 「全國性文化事務,應由文化部統籌規劃,中央政府各機關應共同推動。」

又著作權的發生採「創作完成主義」,不需審查或登記,此與智慧財產局主要業務—專利及商標不同,國際上也多將將著作權業務與商標、專利分開處理。我國自民國17年制定著作權法 ,本係由內政部為主管機關,至88年經濟部設立智慧財產權局後,才經濟部主管著作權業務。自文化基本法制訂施行後,就行政效率與專業分工考量,由文化部主管著作權業務,亦應有正面意義。

建議修法

著作權法第2條現行條文

建議修正條文

本法主管機關為經濟部
著作權業務,由經濟部指定專責機關辦理。

本法主管機關為文化部
著作權業務,由文化部指定專責機關辦理。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