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萊博議讀書筆記]得意的楚成王

鄭文公為了感謝楚成王擊潰宋國,派出兩位夫人去勞軍,然後呢?然後我們看看東萊先生怎麼寫文章。


前面提到宋襄公愚昧又自戀的悲劇:西元前638年,鄭文公到楚國朝聘,承認楚國為霸主,宋襄公隨即發兵攻打鄭國,楚國為了救鄭國,直接攻打宋國,宋襄公不顧勸諫,準備迎戰。這年冬天十一月初一兩軍在泓水北岸交戰,宋軍大敗,侍衛軍全部陣亡,宋襄公大腿也中箭,第二年就死了。

這場「泓之戰」是楚救鄭而稱霸中原的關鍵戰役,左傳記載了戰爭之後楚國與鄭國的互動:
11/1   楚國在泓水擊潰宋國,宋襄公重傷。戰後楚成王入鄭國接受感謝。
11/8   鄭文公先派兩位夫人羋氏與姜氏到鄭國外城慰勞楚成王。
楚成王派樂師將俘虜的宋兵以及割下宋兵的耳朵展現給鄭夫人們看。
11/9   楚成王接受鄭文王熱烈的款待,享受國君的禮制。
晚宴直到半夜結束,鄭文公的羋夫人親自送楚成王回營。
          楚成王還帶了兩名鄭國女子回楚國。


上面這段左傳的記載,用一種隱約的手法,讓讀者去想像羋夫人跟楚成王的關係,間接的把楚成王的形象寫的很荒淫,當然引來了很多「君子」的批評。明末的小說<東周列國志>甚至寫成羋夫人是楚成王的妹妹,那兩名楚成王帶走的女子是羋夫人的女兒,這寫法比左傳寫得還要「深有意味」了。

羋是楚國的姓,姜是齊國的姓,換句話說,鄭文公派去的兩位夫人一位是楚國女子,一位是齊國女子。比較合理的想像是,鄭文公讓與楚成王同國的羋夫人前往勞軍,比較說得上是「一家親」;當時齊國已沒落,姜夫人算是陪著羋夫人去的。

不論怎麼想,也不管羋夫人、姜夫人如何勞軍,鄭文公派兩位夫人去勞軍就是一件很「無禮」的事情。左傳這麼說,君子曰:「非禮也。婦人送迎不出門,見兄弟不逾閾,戎事不邇女器。

從楚成王打了勝仗的作為看來,得意忘形,各諸侯都知道他應該是難成霸業。


東萊先生評論這故事雖然蠻道貌岸然,但也挺有趣的。基本上,東萊先生認為楚成王的行為,無論是公或私領域,都不足為奇,不論是他好色荒淫或是僭越禮制,這都是「蠻夷之常態」,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奇怪的是,很多人都只從楚成王「羋夫人勞軍」及「取二鄭姬而歸」這些私領域爭議來攻擊楚成王,甚至罵他不得好死。東萊先生認為最應該責難的反而是楚成王「燕享之禮無別」,就是說楚成王接受鄭國犒勞超過了禮制,這才是最大的罪過。如果批評楚成王的人自己都不懂禮制所在,哪有資格去批評楚成王逾禮。


東萊先生的批評是有道理啦,不過只批評楚成王接受款宴及餽贈太過份,誰會注意?當然要攻擊私領域,引發人們的八卦慾望,才能博取版面啊。

人都希望被看見,這和自戀需求一樣,都是一種極為根本的人類需求,楚成王當然希望自己的勝利被看見,其得意忘形也是預料中事。只是鄭文公這馬屁也拍得太猛了吧,後世在罵楚成王時,都免不了深深的思索您鄭文公當時到底在想什麼啊?

97880015.JPG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