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月:

6 月 2007

法律上影響金融機構對債務人求償借款債權的時間因素

法律上影響金融機構對債務人求償借款債權的時間因素
吳尚昆(刊載於2007/6/10經濟日報)
一般在面對銀行求償借款債權時,債務人可運用時間因素的抗辯,略有未屆債務清償期、時效抗辯、除斥期間抗辯等事由,謹說明如次:
【銀行不當行使加速條款】
金融業者於借款契約中與借款人約定,如發生一定的事由,縱然債務尚未到期,仍得視為已屆債務清償期而求償,並處分擔保品,即所謂加速條款。由於個別借款人相較於金融機構,協商能力明顯處於弱勢,且期限利益喪失對於借款人屬重大影響權益之事項,倘金融機構有不當約定加速條款或要求借款人遵守不確定概括條款之情事,勢將不利廣大貸款戶之利益,行政院公平交易委員會(以下稱公平會)近來對多家金融機構與借款人不當約定加速條款開罰。就債務人而言,借款人如遇金融機構行使加速條款求償債務,或可主張原借款契約關於加速條款約定,違反公序良俗或平等互惠原則而屬無效。
依公平會在91年間所制定的相關規範,金融機構對於下列事由行使加速條款,應事先以合理期間通知或催告:任何一宗債務不依約付息時、擔保物被查封或擔保物滅失、價值減少或不敷擔保債權時、立約人對金融業者所負債務,其實際資金用途與該業者核定用途不符時、受強制執行或假扣押、假處分或其他保全處分,致金融業者有不能受償之虞者。如果金融機構的定型化借貸契約將加速條款均約定為無須經事先通知或催告,即得行使加速條款之債信不足事由,公平會認為此為剝奪借款人事前補救之機會,契約雙方權益顯屬失衡,為足以影響交易秩序之顯失公平行為,違反公平交易法第24條規定。
此外,如金融機構於定型化借貸契約加速條款內約定「因具體事實而有保全債權必要」等債信不足概括事由,就此而言,公平會認為金融業者透過片面解釋或適用系爭概括約款,將使交易相對人隨時陷於義務不明確之狀態,衡諸締約雙方當事人間之權益顯有失衡之虞,違反公平交易法第24條規定。
【請求權時效消滅】
關於借款債權時效期間,本金部分依民法第125條規定為15年,利息部分依民法第126條規定為5年。而依民法第129條的規定,消滅時效,因下列事由而中斷:一請求。二承認。三起訴。又下列事項,與起訴有同一效力:一依督促程序,聲請發支付命令。二聲請調解或提付仲裁。三申報和解債權或破產債權。四告知訴訟。五開始執行行為或聲請強制執行。又依民法第137條的規定,時效中斷者,自中斷之事由終止時,重行起算。因起訴而中斷之時效,自受確定判決,或因其他方法訴訟終結時,重行起算。經確定判決或其他與確定判決有同一效力之執行名義所確定之請求權,其原有消滅時效期間不滿五年者,因中斷而重行起算之時效期間為五年。
就借款債務人而言,就借款本金得主張的請求權時效期間為15年,如銀行起訴時已超過15年的清償期限(利息則為5年),債務人於訴訟中可主張時效抗辯,即依民法第144條第1項拒絕給付;如銀行取得執行名義後,就本金部分的強制執行時點已超過判決確定時15年(利息則為5年),債務人可依強制執行法第14條第一項的規定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並聲請停止執行。
【繼承人分割遺產已超過5年】
繼承開始時,繼承人如未辦理拋棄繼承或限定繼承,繼承人對於被繼承人之遺產及債務均發生繼承效力,而依民法第1153條第1項的規定,繼承人對於被繼承人之債務,負連帶責任。但在繼承的情形,繼承人雖須對被繼承人的債務付清償責任,但畢竟繼承人所負擔的債務是由被繼承人而來,如債權人疏於行使債權,實無理由對繼承人過於嚴苛,所以立法上對此有特別寬待繼承人的規定,即民法第1171條第2項規定「繼承人之連帶責任,自遺產分割時起,如債權清償期在遺產分割後者,自清償期屆滿時起,經過5年而免除。」,此5年期間性質上為除斥期間,法院應不待當事人主張,而依職權查明,且此5年期間一經過,繼承人對於被繼承人之債務所負連帶責任即免除,也無事後再承認或拋棄時效利益的問題。

金融控股公司旗下子公司所保管個人資料相互流用的法律問題

金融控股公司旗下子公司所保管個人資料相互流用的法律問題(原登載於2007/5/13經濟日報)
吳尚昆(寬信聯合律師事務所律師)

在現代化金融機構的經營,客戶資訊是重要資產,金融機構可藉由客戶提供或自行蒐集的資訊來建立、調整經營策略;同時,金融機構對客戶資訊的蒐集、使用、保存等程序均須負一定的責任
關於隱私保護立法,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曾提出個人資料的國際流通及隱私權保護準則的建議,關於國內實施有八項原則:1.限制收集原則;2.資料正確原則;3.目的明確原則;4.限制利用原則;5.保護安全原則;6.政策公開原則;7.個人參與原則;8.管理責任原則。
我國電腦處理個人資料保護法,原則上亦依循上開八項原則。依現行法,保護之客體是指電腦處理之個人資料;個人資料是指:自然人之姓名、出生年月日、身分證統一編號、特徵、指紋、婚姻、家庭、教育、職業、健康、病例、財務情況、社會活動及其他足資識別該個人之資料。
另外,金融控股公司法對金融機構蒐集、使用、保存客戶資料,設有特別規定,即第42條「金融控股公司及其子公司對於客戶個人資料、往來交易資料及其他相關資料,除其他法律或主管機關另有規定者外,應保守秘密。主管機關得令金融控股公司及其子公司就前項應保守秘密之資料訂定相關之書面保密措施,並以公告、網際網路或主管機關指定之方式,揭露保密措施之重要事項。」及第43條「金融控股公司與其子公司及各子公司間業務或交易行為、共同業務推廣行為、資訊交互運用或共用營業設備或營業場所之方式,不得有損害其客戶權益之行為。前項業務或交易行為、共同業務推廣行為、資訊交互運用或共用營業設備或營業場所之方式,應由各相關同業公會共同訂定自律規範,報經主管機關核定後實施。前項自律規範,不得有限制競爭或不公平競爭之情事。」
關於金控公司建置資料庫有關保密義務相關規範,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曾有函示,要求金融控股公司運用資料庫之分析結果或產出表報,如涉及客戶個人資料、往來交易資料及其他相關資料,應僅限於金融控股公司及原提供資料之子公司使用,且不得揭露予其他子公司或第三人,亦不得損害客戶相關權益。且該函示對於資料庫之使用倘涉及共同業務推廣行為及資訊交互運用等情形,亦應依金融控股公司法第43條、第48條規定及相關函令辦理。
金控公司所掌控之客戶資料包括:(一)基本資料:包括姓名、出生年月日、身分證統一編號、電話及地址等資料。(二)帳務資料:包括帳戶號碼或類似功能號碼、信用卡帳號、存款帳號、交易帳戶號碼、存借款及其他往來交易資料及財務情況等資料。(三)信用資料:包括退票記錄、註銷記錄、拒絕往來記錄及業務經營狀況等資料。(四)投資資料:包括投資或出售投資之標的、金額及時間等資料。(五)保險資料:包括投保保險種類、年期、保額、繳費方式、理賠狀況及拒保記錄等相關資料。
金控公司旗下業務包括銀行業務、保險業務、創投業務、證劵業務等,若允許客戶資料的互相流用,則金融控股公司集團就可以擁有龐大數量的個人資料,社會大眾難免會有個人資料受濫用的疑慮。
依目前金融控股公司及其子公司自律規範對客戶資料運用的規範,除了必備的遵循法令規定及保密措施外,僅客戶的基本資料可以由子公司互相流用外,其餘帳務資料、信用資料、投資資料或保險資料等,於揭露、轉介或交互運用時,應經客戶簽訂契約或書面明示同意後方可使用。且揭露、轉介或交互運用客戶資料,不得有損害客戶權益之情事,並應訂定保密協定,並維護客戶資料之機密性或限制其用途。如客戶發現金融控股公司或其子公司使用其客戶資料從事共同業務推廣行為時,客戶得發通知命其停止使用。
電腦處理個人資料保護法施行細則第30條第二項規定,非公務機關基於特定目的,為取得當事人書面同意,於初次洽詢時,檢附為特定目的蒐集、電腦處理或利用之相關資料,連同得於所定相當期間表示反對意思之書面,經本人或其法定代理人收受,而未於所定期間內為反對之意思表示者,推定其已有同意之表示。換句話說,所謂經當事人書面同意,非公務機關可以用概括變通的方式處理,只要當事人收受相關文件而未於一定期間反對,就可推定為同意。
雖然電腦處理個人資料保護法施行細則第30條第二項對於取得當事人同意的方法有變通方式,不過上面提到,金控公司旗下子公司對客戶的帳務資料、信用資料、投資資料或保險資料等客戶資料,依法規與自律規範要求,於揭露、轉介或交互運用時,應經客戶簽訂契約或書面明示同意後方可使用。應注意的是,既然此處指明「書面明示同意」,與單純「書面同意」尚屬有別,應該不得再依電腦處理個人資料保護法施行細則第30條的變通方式處理,而應確實取得客戶書面同意。